加载中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使用竖屏浏览

回A之路,回首尽是波折,前路其修远兮

搏实资本 25649

哈尔滨银行IPOA股

近日,哈尔滨银行因内资股东变动问题,无奈撤回A股上市申请的新闻令人震惊。要知道哈尔滨银行于2014年在香港港交所上市,2015年就开始计划回A之路。此次,哈尔滨银行在回A上市融资的道路被阻断后,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发行不超过150亿元资本补充债券,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该行其他级资本。这种发债补血的方法迅速登上各金融媒体版面,成为热点新闻。

来源:搏实资本(ID:BOUNSEA_CAPITAL)


一、哈尔滨银行简介


 


哈尔滨银行是中国最早开展小额信贷业务的城市商业银行之一,是国内首家开展农村金融业务的城市商业银行。其前身是哈尔滨城市合作银行,是哈尔滨城市信用社联社、哈尔滨市53家城市信用社及股东哈尔滨市财政局于1997年2月28日组建而成。


哈尔滨银行于2014年3月31日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成功上市,是中国第三家登陆香港资本市场的城市商业银行,也是中国东北地区第一家上市的商业银行。目前,公司主营业务为金融业务、零售金融业务、同业金融业务和其他业务,主要产品及业务有公司类贷款业务、对公负债类业务、中间业务。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拥有营业机构363家,分支机构遍布全国七大行政区。资产总额人民币5,642.552亿元,客户贷款及垫款总额人民币2,373.978亿元,客户存款总额人民币3,782.584亿元。哈尔滨银行在英国品牌咨询公司Brand Finance发布的“2017年度全球银行品牌价值500强”中,凭借199%的品牌价值增长率,跃升至第195位。


哈尔滨银行用20多年的时间,完成从雏鸟到雄鹰的蜕变。


 


二、哈尔滨银行回A之路,回首尽是波折,前路其修远兮


 


A股IPO排队银行中,港漂四年的哈尔滨银行一直是备受瞩目的对象。公司于2014年3月31日在香港港交所上市,2015年就计划回A。这等魄力,怎能不成大业!但可惜的是公司苦等近三年后,因内资股东变动问题,无奈撤回IPO材料,终止审查。


哈尔滨银行的国际知名度和品牌影响力在近年来得到不断提升,目前已成为我国小额信贷领域和全国城商行的领军者之一。公司在业务形态上也形成了以小额信贷为核心,微型金融、对俄金融、消费金融、投资银行、互联网金融等业务协同发展的经营格局,但收益能力、资产质量等问题,成为近年来制约公司发展的因素。


搏实投研部带领大家来了解哈尔滨银行一波三折的A股回归之路:


(一)“港漂”原因:先H再A,中小型商业银行上市的优选


上市是银行补充资本金的重要渠道。过去,因A股上市门槛较高,中小银行A股IPO需进入漫长等待期,国内地方银行为寻求快速上市融资来解决财务方面的需求或压力的话,只能选择赴港上市。但由于A股市场和H股市场存在明显差异,香港市场是以机构投资者为主,高度理性;是内地资本市场是以散户为主,非常活跃,双方市场各有优劣。但这也导致了A股市场的估值相对较高,香港市场估值相对较低。


中小银行选择“先H后A”模式,一方面原因是由于H股发行在前,A股发行在后,而A股的发行价又明显要高于H股的发行价甚至高于H股的市场价,因此,A股的发行只会增厚H股股东的权益,而不会损害H股股东的利益。另一方面是先考虑到后续融资的方便性再出自提升行业地位和扩大公司影响方面的考虑。


(二)A股回归之路,越等待越戳心


2007年9月至2015年6月,证监会对于中小银行IPO的监管态度未明确,不进行实质性审核,以致于中小银行在漫长无果的等待后,纷纷转战H股。2015年6月后,证监会发布《中小商业银行发行上市的发行监管问答》,给予亟待回归A股的中小银行一针强心针。这也是哈尔滨银行2014年在港交所上市后,马上计划回A的动力。此后,张家港行、成都银行等中小银行成功登陆A股,但是哈尔滨银行回A之路不太顺畅,在苦等近三年后,无奈搁置计划。


1、内资股股权结构不明


内资股东变动问题成哈尔滨银行IPO终止审查的主因。银保监会于4月16日-4月17日组织召开中小银行及保险公司公司治理培训座谈会,会上着重提出“健全金融机构法人治理结构。建立和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公司治理机制,是现阶段深化银行业和保险业改革的重点任务,是防范和化解各类金融风险、实现金融机构稳健发展的主要保障。”此次会议,着重提出中小银行及保险公司要严格规范股权管理。


另外企业拟IPO时,证监会要求发行人的股权清晰,控股股东和受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持有的发行人股份不存在重大权属纠纷。主要是核查是否有“三类股东”、是否存在违规代持、是否存在隐名股东,持股平台是否合法合规。


近年来,哈尔滨银行股权频繁变动,股东股权被质押和冻结的情况更是积极配合“唱双簧”。据统计,截至2017年,共有10名股东合计将其所持的13.29亿股进行质押,其中前十大股东中有两名股东合计有12.12亿股被质押,还有3名股东所持的673.12万股被冻结。今年1月,证监会对哈尔滨银行出具的反馈意见指出了多条哈尔滨银行股权问题,如哈尔滨银行股东中尚有76名无法取得联系,包括5名法人股东和71名自然人股东。上述无法取得联系的股东共持有哈尔滨银行179.56万股,占全部股份的1.633%。


2018年3月16日,哈尔滨银行发布公告称,鉴于内资股权结构可能发生变动,决定撤回A股上市申请,待该行内资股股权结构变动完成后再重启A股上市申请。


2、旧时蜜糖今成砒霜,受累于“明天系”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哈尔滨银行无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哈尔滨经济开发投资公司是哈尔滨银行第一大股东,持有该行19.65%的股份。但从哈尔滨银行2017年年报的披露数据显示:“明天系”通过旗下的黑龙江科软软件科技有限公司、黑龙江鑫永胜商贸有限公司、黑龙江天地源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黑龙江拓凯经贸有限公司和黑龙江同达投资有限公司五家关联公司合计间接持有哈尔滨银行25.75%股权,从持股比例上看,已远超第一大股东哈尔滨经济开发投资公司。而且公司的第八大股东华夏人寿,原是“明天系”保险布局中的重要公司,现已被中天金融接手。


哈尔滨银行受“明天系”的影响,未来股权将如何变动尚未揭晓,但受目前来看,战线长,未完待续!


3 、资产不良率连续5年攀升


哈尔滨银行受银行主营业务、地区经济环境及转型等影响,经营压力颇大。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不良资产和不良贷款率连年攀升。据报道,公司2013—2017年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64%、0.85%、1.13%、1.40%、1.53%、1.65%,连续5年攀升。2015-2017年底,哈尔滨银行的不良贷款额分别为20.79亿元、30.82亿元和40.37亿元,同时逾期贷款分别为51.65亿元、72.87亿元和115.43亿元。哈尔滨银行表示,主要由于新常态下经济增速放缓,产业结构调整继续深化,部分借贷人持续承压,资金链普遍紧张,偿债能力下降,特别是小企业主和个体工商户抵御风险较弱导致贷款违约。


哈尔滨银行收益能力下滑、资产质量恶化,经营压力加大掣肘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


4 、IPO关键期,一日两罚单


2月2日,当时正值哈尔滨银行冲刺IPO的紧要关头时,哈尔滨银行大连分行因以贷还贷、以贷收息,掩盖风险,虚增利润等事由收到银监会大连银监局的行政处罚,罚款为20万元。同日,哈尔滨银行因以隐性回购方式虚假转让信贷资产,规避监管等行为被罚款30万元。


据招股书披露,2014年至2017年期间,哈尔滨银行合计收到了23张罚单,罚款金额超过500万元,其中单笔最大的罚款金额为140万元。


三、回A受阻,另辟蹊径,发债补血


2013年初,《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实施,要求商业银行在2018年底前达到规定的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所谓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是指商业银行持有的符合《资本管理办法》规定的总资本(对应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对应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对应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与风险加权资产之间的比率。根据银监会监管要求,到2018年年底,其他银行类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8.5%和7.5%。2018年,商业银行即将迎来资本充足率的终极考验。


银监会于2013年发布《关于实施过渡期安排相关事项的通知》,给予银行业6年过渡期,明确过渡期内分年度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但由于由于H股估值偏低、“造血”能力较弱,以致于大部分银行面临资本充足率的压力。


实际上近年来,哈尔滨银行频频筹资补充资本金。2014年哈尔滨银行H股上市时募资63.21亿元。2016年,哈尔滨银行抛空所持华兴银行16%股权,套现15.2亿元。同年,还发行了二级资本债80亿元的资本债,用以补充资本金。


2017年,在境外发行优先股,筹资80亿元。2014年至今,其募资达到238.41亿元。


另一组数据显示2014年到2016年,哈尔滨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64%、11.64%和11.97%。根据最新的招股说明书2017年6月30日,哈尔滨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2.02%,核心一级资本及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46%和9.48%,均在监管要求指标之上。


虽然哈尔滨银行不受资本充足率的困扰,但是银行需根据业务经营需要提前补充资本,未来的业务扩张以及表外业务转表内都需要占用资本。银行也需要为未来的经营发展提前布局,资本补充压力仍然较大。


随着过去数年间商业银行规模出现快速扩张,随之而来的中长期资金承压、资本金补血已经迫在眉睫。当然,哈尔滨银行也是急待补血中的一员。虽说上市是银行补充资本金的重要渠道,但这条路径走不通后,哈尔滨银行巧妙地利用3月12日,中国银监会、中国人民银行、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和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这一政策来另辟蹊径。《意见》提出,商业银行应将资本补充与资本规划相结合,统筹考虑资产增长、结构调整、内部资本留存、外部环境等因素,科学合理设定资本补充计划。


哈尔滨银行在回A受阻后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发行不超过150亿元资本补充债券,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这是首家公开披露将采用创新型资本工具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银行。


最新资讯

  • 暂无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