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使用竖屏浏览

“明股实债”玩砸,知名私募韬蕴资本遭遇10亿兑付危机

孙涵宇 31600

韬蕴资本私募基金股权投资

作为资深“乐视玩家”的韬蕴资本,在接盘易到之后,似乎一直处于风口浪尖。5月25日,韬蕴资本再被爆出未能完全按照借款协议约定足额支付某基金第一年的利息。也许这一次的公司债违约潮,已经开始波及股权私募,而作为资深“资本玩咖”的韬蕴资本,更是未能幸免。

因为“帮助”乐视“接盘”易到而广为人知的韬蕴资本,最近又火了一次。有媒体5月25日爆料称,小村资本旗下管理的一只涉及黑龙江省完达山乳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完达山乳业”)PRE-IPO的“固定收益类”基金,近日向投资者发出了延期付息公告。


而这只基金的借款人即为韬蕴资本,这次涉及到的延期兑付的基金共有4只。自从乐视之后,韬蕴资本似乎一下子的就进入了公众的视野之内。而作为韬蕴资本的80后掌舵人温晓东,更是被调查出,其不仅是韬蕴资本现在的法人代表,还是蓝巨投资的创始合伙人兼总裁(韬蕴资本对蓝巨投资控股),并通过一家香港公司控制了韩国上市公司TWG。


如此一家背景深厚的私募基金,涉及10亿基金的延期付息是如何发生的?


基金延期付息


据媒体获悉5月25日,一份落款为“上海小村幻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钜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出时间为2018年5月18日的公告称:由于借款人韬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韬蕴资本”)未能完全按照借款协议约定足额支付本基金第一年的利息。根据与韬蕴资本以及相关主体的沟通,韬蕴资本预计迟延60个工作日支付本基金每期基金第一年的利息。


所涉基金的名字为“澎和光稳赢优先私募投资系列基金”。公告中还同时显示,此次延期付息的基金产品包括钜澎和光稳赢优先私募投资(下称“和光稳赢”)1号至4号基金。


公告中同时显示,这4只基金由小村幻熊作为基金管理人,钜澎资产作为财务顾问,借款人为韬蕴资本。


而媒体获取的即为一份募集账户为其中“2号基金”的销售材料,投资人称,该PPT材料系钜澎资产当时在销售该基金产品的路演材料,该份材料以及随附的“问题和解答”材料,有趣的是,均没有提到韬蕴资本。但这个“2号基金”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网站并没有备案,其余三只光稳赢基金都有备案信息。


该份材料的基金要素页面显示,该基金为“契约型”基金,产品首期5亿元,预计总规模10亿元。投资期限2年,100万起认购。托管机构为上海银行。


也就是说,这份契约型基金的额度为10亿元,借款为“X资本”,X资本随后还会以15亿融资金额向完达山乳业PRE-IPO轮增资。而该契约型基金获得15亿股权质押。


一位不具名的投资人士这样向媒体称“销售方介绍这个产品结构的时候,这个基金募10个亿,首期是5个亿,再加上韬蕴资本追加5个亿,一起投到一个SPC(Special Purpose Company,特殊目的公司)载体,这样完成一个PRE-IPO轮的投资。”


“虽然书面材料里没有说完达山,都用W乳业和WDS乳业代替,但其实他们在销售时就跟我们明确讲了这是黑龙江完达山乳业的PRE-IPO项目。”一位匿名投资者这样对媒体说道。


有趣的是,资料显示,完达山乳业曾于2003年4月完成A股IPO过会,但由于人事变动,最终并没能成功上市。而完达山乳业2017年PRE-IPO融资阶段,投资机构要入股完达山,都是要排队和互相PK的。“但奇怪的是,完达山却不让做尽职调查。我们去沟通的时候,华融资产、东方资产都有意投资,但都因为尽调不成而最终放弃。”一位想要投资完达山的投资者这样表示。


X资本即为韬蕴资本?


或许因为监管的日趋从严,这只基金在路演材料的收益部分,刻意回避了利息率等“刚兑”字眼,而是使用了“业绩比较标准”等字眼。


一位信托人士解释称,“这个产品底层标的其实是一个股权投资,但是以‘固定+浮动’的结构化产品形式出现,以固定收益为主,其本质还是一个委托贷款。这种产品形式在业内很常见。综合延迟付息公告和这一份路演材料来看,以我的理解,这个基金产品对投资人来说,是认购了小村幻熊的私募基金份额,这个私募基金募集成立以后,以该私募基金产品通过银行来做委托贷款给韬蕴资本过桥。小村资本是基金管理人,韬蕴资本是实际借款人。至于其中小村幻熊和韬蕴资本怎么合作,从路演材料里看不出来。”


事实上,现在这种委托贷款的产品已经被全线叫停,因为监管不希望私募基金再干银行和信托的业务。资管新规中也明确,须实行穿透式监管,对于多层嵌套资产管理产品,向上识别产品的最终投资者,向下识别产品的底层资产(公募证券投资基金除外)。


上文中已经提到,这4只基金中,仅有2号产品的备案信息并未在中国基金业备案,其余三只都有备案,但并未涉及到借款人的事项。据接近韬蕴资本的市场人士称“2号基金为什么没有备案,因为这个产品为私募产品,不便解释过多”。


而钜澎资产、小村幻熊和韬蕴资本,不论是发行方,还是管理人,亦或是被称为“借款人”的韬蕴资本,都在资本圈内赫赫有名。


而综合资料来看,这款和光稳赢1号至4号,本因被称作股权投资基金,按照正常逻辑,PRE-IPO基金可归类为股权投资基金。但在此项目中却以固定收益的方式通过信托发行,进而以稳健的产品形象出现在投资人面前。


2号基金的路演材料中也显示到,该基金费后固定部分:100万-300万,一年收益率9%;300万-600万9.2%一年,600万以上9.5%一年,另外退出时,收益标的资产溢价部分的3%。


而据内部人士爆料称“据内部资料,该款产品其实并没有投资在该乳业项目,至于基金到底投资在哪里了,谁也不清楚。”


揭底韬蕴资本


根据启信宝显示,韬蕴资本成立于2014年11月,法人代表为温晓东,其持股比例为90%,其他三名股东卢广辉、刘欣蕊和闫玮持股比例分别为8%、1%和1%。


但整个“韬蕴系”公司中最早成立的时间为2011年,不过彼时并未发现温晓东的身影。北京蓝巨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蓝巨基金管理”)成立于2011年2月,最早出资方是中天茶元商贸公司、李冠宇和杜占生。这家公司股权几经变化,直到2016年2月才成为蓝巨投资全资子公司。  


温晓东和韬蕴资本的渊源,是从2014年开始的。2014年5月,温晓东和杜占生出资成立了蓝巨投资,2014年11月,韬蕴资本成立,2016年6月蓝巨投资成为韬蕴资本控股子公司。


这家成立仅4年不到的韬蕴资本,从成立至今,参与投资过过摩拜单车(6800万元)、51信用卡、辽宁联航、北汽新能源、烈日影视、北京新机场周边地块(5000万元)等多个项目。还出现在一些上市公司股东名列之中,比如上实发展(000748.SZ)、西安民生(000564.SZ)、首钢股份(000959.SZ)、甘肃电投(000791.SZ)和金证股份(600446.SH)等众多项目。


在这次基金延期兑付发生之前,韬蕴资本更是被称为乐视的“老朋友”。只是因为,韬蕴资本帮忙接盘乐视的易到。而韬蕴系的法人温晓东和韬蕴系一样公开资料甚少,外界始终无法对它们了解更多。但是“韬蕴资本来头不小”,却是业界对于其的一贯认识。能知道的,只有汤晓东是出生于83年,可谓是资本圈的“年轻面孔”。


在巨额投资了乐视并接盘易到后,也许这一次的延期兑付,又将揭开韬蕴资本的另一场“资本大戏”。


最新资讯

  • 暂无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