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使用竖屏浏览

4个月前早已成功过会的华林证券,竟还未收到IPO批文?

孙涵宇 34050

华林证券IPO股权转让

早在2月初,华林证券就已经成功过会。可如今已经过去了4个多月,可时至今日还没有拿到IPO批文。比华林证券晚了一个多月上会的南京证券,也早在4月27日就拿到了IPO批文,华林证券等待了近5个月的IPO批文,会不会在临门一脚发生变化?

早在2月9日就已经成功过会的华林证券,一直在等待批文。然而4个多月过去了,IPO批文还不见下落。  


今年以来,已经有5家券商成功过会,其中包括华林证券、南京证券、中信建投、长城证券。然而今年第一家过会的华林证券却仍迟迟没有拿到批文。相比之下,造而在3月13日上会的南京证券也于4月27日就拿到了IPO批文。


对于华林证券一直拿不到IPO批文,外界议论纷纷。一位中型券商的投行部人士分析称:“企业迟迟未拿到证监会的IPO批文一般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企业规模比较大,融资规模也较大,比如3月8日过会的富士康,其融资规模过大——达272.5亿元,加之当前A股并不稳定,因此在5月13日才获得IPO批文;另一种情况即为公司发生了一些事情,譬如涉及公司内部管理层发生变动、公司涉案、遭遇立案调查等,但这就很难说了。”


华林证券此次拟发行2.7亿股,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资本金,以满足业务规模扩大对资本金的需求。业内人士称,华林证券体量较小,此次IPO募集的资金也较小,因此应该不是第一种情况。


早在2月初,刚过会的时候,华林证券就被媒体爆出,作为即将上市的券商企业,华林证券频遭监管处罚,盲目扩张,经营业绩出现倒退,且直到现在华林证券的股权问题仍然十分棘手。


事实上2月初的发审会会上,发审委会议对华林证券提出质询,也主要集中在华林证券发生多起的业务风险事件、开展承揽业务涉及的经济纠纷、2017年发行人经营业绩出现下滑等。


7年前或曾冲击IPO,控股股东盈利问题或成大患              


成立于1998年的江门证券,2003年2月通过增资扩股后更名为华林证券。据第一财经报道称,这家中小券商早在2011年就打算上市,但最终却与上市失之交臂。


彼时,曾在平安证券任职11年之久的薛荣年,于2011年加入华林证券,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当时平安投行团队很多人跟随他跳槽到了华林证券,很多曾经的平安证券保荐项目也被华林证券“挖了墙角”。


然而事与愿违。A股IPO一度暂停,致使华林证券,最终并未上市;而2013年爆发的万福生科财务造假案,更使得薛荣年在2015年12月因涉嫌内幕交易被监管部门调查,并被处以30万元罚款,以及撤销证券从业资格。


2017年9月,华林证券冲击A股IPO,递交了招股说明书,2018年2月7日,华林证券成功过会。而直到今日却迟迟拿不到IPO批文,或许和3月出台的被称为“史上最严”的《管理规定》中,涉及券商股东资质部分有关。《管理规定》规定,券商股东分为四类,其中持股50%以上为控股股东,持股25%以上为主要股东,另外则是持股5%以上的股东和持股5%以下的股东。


而根据华林证券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此次IPO计划发行2.7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0%,募集资金主要是用于补充公司资本金。公司第一大股东为深圳市立业集团,持股71.62%,符合《管理规定》中的控股股东标准。


华林证券的前三大股东分别为:深圳市立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1.62%,其背后的掌舵人为林立和钟菊清;第二大股东为深圳市怡景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持股19.95%;第三大股东方为深圳市希格玛计算机有限公司持股8.43%,其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是钟纳。


更为有趣的地方在于,华林证券招股书显示,钟菊清为林立的母亲,钟纳和林立则是表兄弟关系。而林立更是与平安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2006年至2015年曾任“平安系”的监事,现为华林证券的实控人。



《管理规定》中对于控股股东的规定更加严苛,要求其净资产不低于1000亿元,且主业具备持续盈利能力,最近5年原则上连续盈利,最近3年主营业务收入累计1000亿元等。


但上海清算所披露的立业集团的2017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上半年,立业集团资产总计为356.86亿元,营业收入18.7亿元;2016年这两项数据则分别为325.64亿元和49亿元,均远低于《管理规定》中的要求。


曾现股权乱象,或成导火索


除了控股股东的净资产和经营数据达不到要求外,华林证券的股权乱象问题更是十分严重。


华林证券的招股说明书中显示,其自创立开始,注册地就频繁变动,股权也一直频繁变动,而多年前轰动一时的小股东股权蒸发案,更是被当时的多家媒体关注。


根据媒体报道的“华林证券小股东6800万股权蒸发”事件显示,2003年深圳市创锐科技,深圳市恒富源投资,分别出资3000万元、3800万元,入股华林证券,成为其小股东。而在2006年,这两方持股却显示被交易至另外两家法人。两家事主公司方面对此表示毫不知情。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近十年,但双方各执一词,虽然江门公安局介入调查,但最终结果不得而知,而华林证券却对此事件在招股说说明书中闭口不提。


而更为蹊跷之处在于,2017年华林证券的招股说明书中,虽两次提及北京世纪家园公司曾放弃2003年的4月的增资,但北京世纪家园公司却在招股书中股东名单中一次都未出现,该公司如何取得华林证券股权,所占比例为多少,股权转让价格及受让方情况等情况一无所知,华林证券的历史股东情况或存在重大信息披露遗漏。


业内人士称,从增资扩股至今,华林证券已经发生了十多次股权变更。


不按常理出牌的管理层


而随着股权多次变更的,还有华林证券的管理层。似乎从林立进入华林证券后,管理层就频现变动。从2013年开始,就有人力资源、合规业务部等多名员工以“控制成本”为由被辞退,而这些人大都是当年薛荣年招进来的。


华林证券内部人士透露“老板(林立)不相信人,其实大家工作都干得好好的”。而此后,林立的妹妹林纯青便接任了人事行政中心负责人,林立原来的2为秘书也分别出任部门要职。


而曾经在薛荣年年代担任总经理助理的方向生更是被突然宣布被革职,一度引来华林证券内部的大恐慌。


多名华林证券投行人士均表示“希望华林证券管理更规范,公司总是不按常理出牌,太随意。这可能与法人治理结构有关,券商作为金融机构,还是有别于其他民营小企业的”。


根据华林证券2017年版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7年3月公司员工人数为822人、1223人、1459人、1560人,公司在全国证券营业部数量由2016年3月的71家暴增为2017年3月的152家,由此不难看出自2015年华林证券进入高速扩张阶段。


然而高速扩张的营业部,并没有给华林证券带来应有的业绩。根据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7年3月,华林证券营业收入分别为7.06亿元、16.69亿元、13.1亿元、2.4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88亿元、8.16亿元、5.89亿元、0.95亿元。2015年开始的高速扩张并未对公司业绩提升产生促进作用,反而使营收与净利润双双下滑。还未成功上市的华林证券,目前面临着各方面的压力。


最新资讯

  • 暂无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