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使用竖屏浏览

比天价抗癌药更可怕,原料药价格1个月暴涨58倍!谁在操纵?

财经头版 59505

医药医疗服务上涨

触目惊心!一月价格暴涨58倍,谁干的!

来源:财经头版(ID:caijing586 )


疯狂!


简直太疯狂了!!


整个舆论一片惊呼!


你以为是房价?


NO!我说的是原料药!


 


1


触目惊心!一月价格暴涨58倍,谁干的!


 


资本一旦被利润蒙蔽了双眼,那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从炒大蒜、炒普洱,到推高房价,资本的贪婪,无处不在。


然而,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他们居然将罪恶之手伸向了原料药!


对,就是那个有“万药之王”之称,掐住无数制药企业命脉的原料药。


就在刚刚,有媒体爆料,马来酸氯苯那敏(扑尔敏)原料药报价,已从去年底的不到300元/公斤,涨至1.5万元/公斤,足足上涨了50倍。


都说房价涨的让人天怒人怨,可是跟扑尔敏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要知道,扑尔敏虽然小,但却是很多药品需要用到的原料药。


何为原料药?


答曰:是指用于生产各类制剂的原料药物,病人虽无法直接使用,但却是药物制剂的重要组成成分。


仅仅扑尔敏一味原料药,使用它的药品批文,居然高达2000多个,更是具有治疗过敏性鼻炎、皮肤黏膜过敏,以及缓解流泪、打喷嚏、流涕的功效。


小小的扑尔敏,背后可是涉及到几百上千亿的成药市场容量,更是有几百家企业等着原料下锅制药。


如今一个月暴涨50倍,无数本来利润就微薄,实力不够雄厚的中小型制药企业,早已是叫苦连天。


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停产停工。


而对应的是市场药品短缺,如果流感疫情一旦爆发,那么更是雪上加霜。


更让人担心的是,涨价的不仅仅是扑尔敏,原料药大规模涨价,似乎已成行业潜规则。


一个月涨价50倍算什么?


钱江晚报消息,一药企高层透露,苯酚从230元/kg涨到23000元/kg,涨幅更是高达99倍!


要知道苯酚是阿司匹林等药物的重要原料,而阿司匹林是常用解热镇痛药,涉及的药品批文更是超过500个。


更狠的是,由于原料药疯狂涨价,辽宁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网,不得不黯然宣布:81种药品将不能正常供应配送。



 


消息一经爆出,舆论一片哗然。


就在我们将目光狠狠的盯在天价抗癌药时,就在舆论死死聚焦着疫苗造假风波时,却没成想,关系到我们所有人身体健康的原料药,却又爆出更大丑闻。


2018年,对于医疗行业而言,果真是多事之秋。


 


2


都是垄断惹的祸


 


原料药价格疯狂暴涨,谁干的?


答曰:垄断惹的祸!


就拿扑尔敏来说,全国拥有原料药批文的企业居然只有7家,其中还有一家是口药企。


你以为拿到批文,就能生产?


No !


实际生产的只有河南和沈阳两家药企。


河南这家药企的产量,更是占据了全国85%的市场份额。


沈阳药企则瓜分了剩余的大部分市场份额。


而其他五家虽然有批文,但都处于限制状态,目前还不能量产。


全国所有的扑尔敏原料药被这两家垄断,垄断意味着绝对的议价权。


面对垄断,制药企业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要不被迫高价接受,要不选择停工停产。


无论是哪一种,对制药企业的杀伤力,都是显而易见的。


而在去年席卷全国的环保风暴中,沈阳新地被举报违法违规生产,结果被国家药监局,一纸勒令收回了批文。


一家独大的河南药企,同期也因国家采暖季错峰生产而停产。


但在今年3月复产后,河南药企就从垄断成为独霸。


随后更为疯狂的涨价潮,迅速袭来!


原料药的生产成本,本来就极低,就是市场上正常的售价,企业都是大赚的。


如今,单价从400元一路飙升到15000元,资本逐利的疯狂,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面对如此之高的成本溢价,即使有些制药企业咬紧牙关扛过了,那么他们要想不亏本,只能以更高的价格出售成品药。


最终买单的,永远只有我们消费者。


 


3


国家频频重拳出击,却为何屡禁不绝?


 


这些昧着良心赚钱的企业,如此猖狂,难道国家就不管吗?


答曰:早已是频频重拳出击,奈何却是屡禁不绝。


早在去年11月,国家就颁布了我国首个《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价格行为指南》,还是发改委亲自出马。


剑锋所指,就是医药领域的垄断。


仅仅一个月之后,在国家重拳出击之下,扑尔敏原料生产巨头沈阳新地,就成触犯新规第一企。


随后被国家药监局,收回批文!


但扑尔敏更多的是有人举报,所以国家药监局很轻易拿到了铁证。


而在反垄断调查中,取证是最艰难的环节。


退一万步说,即使最终被查到了垄断,面对监管的一纸罚单。


很多违规药企,居然都会很爽快的认罚缴款。


在他们看来,区区几十上百万罚款 ,即使是顶格处罚,与垄断所获取的高收益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罚完,继续涨价,再罚,再涨.........


如此恶性循环之下,最终却仍然是消费者买单。


前不久,刷屏的《我不是药神》电影,都说穷病,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根治的病。


在我看来,贪病才是最没治的顽症。


要知道,众所周知,医疗行业是最暴利的,尤其原料药生产企业,更是赚钱赚到手软。


对于穷人而言,没有钱,是最致命的。


但对这些贪欲熏心的商人来说,只有赚更多的钱,才能够满足心中不断膨胀的欲望。


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钱也是永远也赚不完的。


他们不缺钱,但就是享受这种,能不断赚更多钱的快感。


一旦患了穷病,钱还能救。


但是商人如果得了贪病,那真的是药石无灵。


 


4


痛下狠手,方能治贪


 


想当初疫苗事件爆发后,领导人怒不可遏,一锤定音:


罚款罚到倾家荡产;


坐牢牢底坐穿;


........


如今在监管的重磅出击下,涉及到疫苗丑闻的长生生物,已然是凉凉,退市在即,实控人被抓.......


这对其他仍不收手的作恶者,无疑是当头棒喝,让他们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疫苗关系到万千家庭的利益,而原料药更是与我们每个人的利益,切身相关。


今天这些贪欲熏心的的商人,为了牟取暴利,而肆无忌惮的涨价,谁能保证,某一天,为了获得更高的利润,他们不会从涨价走向造假、售假的歧途。


我们决不能将自己的用药安全,交给这类贪欲十足的商人。


国家强势出击,势在必行。


一方面要加快原料药物生产审批,让更多有生产能力的药企,加入到供给大军中,只有充分的市场竞争,才是应对垄断的最大杀招。


除此之外,加大对违规企业的惩罚力度,一经查出,回收批文,数倍于利润的巨额罚款,甚至不排除刑事问责。


贪病既然不能自治,唯有让他们以身试法,撞回南墙,方才肯罢休。


最新资讯

  • 暂无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