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使用竖屏浏览

李东生力推TCL集团乾坤大挪移,投资者信心不足股价仅热闹25分钟

富凯财经 76572

TCL 集团投资股价

1月8日,凭借重组利好,TCL集团股价开盘不久便直奔涨停,但好景不长,几分钟后便被抛盘砸开,主力资金几番尝试封板未果,25分钟后直接放弃。

来源:富凯财经(ID:fukaicaijing)


1月8日,凭借重组利好,TCL集团股价开盘不久便直奔涨停,但好景不长,几分钟后便被抛盘砸开,主力资金几番尝试封板未果,25分钟后直接放弃。


TCL集团分家不分离


TCL集团作为国内知名家电企业,却要剥离家电业务,将战略调整为专注半导体显示业务的华星光电子公司,虽然转型半导体显示的风声早在2017年就有提出,但当时市场的观点更倾向于TCL剥离非核心资产,形成“光电显示+智能制造”的组合,不成想TCL集团竟然决定让上市公司彻底转型。


对于TCL集团出售资产的质疑聚焦于两点,一个是TCL集团出售的资产占到了TCL集团营业收入的50%,超600亿营收的资产却以不足50亿元的价格打包出售,就算承接方为TCL控股,算是TCL集团左手倒入右手之举,但如此贱卖资产岂不是对投资者不负责任。另一个质疑点就是TCL智能终端业务剥离后,TCL品牌何去何从,如果品牌随着智能终端剥离,那么这已经不是贱卖的问题,而是白菜价甩卖了。


富凯君参加了此次对华星光电的走访,也在会议上听到了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对公司发展方向的规划。TCL集团剥离消费电子及家电等智能终端业务,除了因为该业务负债额及资产负债率较高,部分公司持续亏损,更因为家电业务在未来不具备发展前景,在市场逐渐饱和与同行业竞争激烈之下,TCL集团早已确定要扶持华星光电的半导体显示产业。


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华星光电CEO等均有出席


对于贱卖资产的质疑,李东生表示的很明确,独立评估给出的价格有充分溢价,因为家电产业作为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未来的上升空间已经不足,虽然能带给TCL集团超过600亿的营收,但净利润只有寥寥数亿,而这次剥离资产后,上市公司除了获得资金支持,更将这些公司所背负的债务和人员转移出去,大大减轻了上市公司的负担,最终上市公司会成为显示面板企业华星光电的融资平台。而TCL的品牌更是没有必要纠结,品牌所有权依然在上市公司手中,剥离的资产仍然可以使用TCL品牌,并支付相关的品牌使用费用。


资产剥离后的TCL集团和TCL控股


对于智能终端剥离以后,上市公司承担风险能力较弱的问题,李东生也在会上表示,智能终端业务才是一直以来拖累上市公司业绩的所在,因为无法聚焦导致公司业务和资源分散,而终端业务分离后,两大业务分别发展,就算是华星光电业务遇到问题,终端业务也会给予支持,不可能发生业务隔阂的事情,毕竟不管是TCL集团还是TCL控股,董事长都是李东生。


华星光电支撑TCL集团业绩


华星光电拥有国内首条完全依靠自主创新、自主团队、自主建设的高世代面板线,也是TCL集团和深圳市国资委共同投资建设的一家高新科技企业,在放弃独立上市后,于2017年从TCL集团股权投资公司变为其子公司,正式纳入到上市公司体系,成为了TCL集团的利润奶牛。目前华星光电的面板供给对象中,TCL占比40%、三星占比20%,其余的客户为海信、创维等电视厂商。


此次走访华星光电研发中心,相关人员也详细介绍了华星光电与TCL集团智能终端业务之间的关系,不论是电视还是手机等移动终端,其成本中占比较大的一部分就是面板部分,而华星光电正是为TCL集团大部分智能终端提供半导体面板的上游供应商。相比于已经十分成熟的终端产业,半导体面板仍有OLED、手写屏、折叠柔性、全面屏等技术的迭代更新,使得半导体面板产业不论毛利率还是发展前景,都远高于智能终端制造业务。


华星光电业绩数据


华星光电所处的光电显示产业,前期投入颇为巨大,2016年投资建设的11代线总投资需要达到465亿元,这对于TCL和华星光电来说都会产生不可回避的压力,而TCL集团也为此早早布局。曾经开启多元化的TCL逐步收缩业务条线,从2010年前后大规模进行海外并购,到近两年调整手机和通讯业务,从多元化到聚焦家电产业,TCL集团的经营现金流持续充裕,除了不断收购华星光电股权,TCL集团近几年没有启动大型的投资并购活动。


2015年至2017年,华星光电贡献了TCL集团大部分的净利润,盈利能力显著超出集团其他业务板块,表现出较好的营业收入和盈利性,由于半导体面板产业自2017年进入下行周期,华星光电的业绩有一定下滑,近期TCL集团发布的2018年业绩预告显示,TCL集团可录得全年净利润34亿元-36亿元,仍高于2017年的26.6亿元。


技术尚未延伸向半导体芯片


至于华星光电的问题,却不是TCL集团资产剥离后可以快速解决的,首先是客户集中度偏高,华星光电近一半的产品是供应给TCL智能终端业务,此次资产剥离后,华星光电虽然有更加自由的资本运作和经营管理空间,但能否通过此次重组扫清其他品牌战略客户顾虑,客户均衡度改善,仍然要看TCL集团后续的发展规划。


另一方面便是产业链和技术问题,虽然半导体面板产业正在逐步国产化,但其中核心的原材料多来自于进口,尤其是半导体芯片,国内外的差距依然明显,正如李东生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候所说,芯片晶圆厂的投资量级达到几百亿、上千亿,TCL不会投,因为没有那么多资源,但TCL会以轻资产的方式、从芯片设计切入。


在华星光电T6代线展示厅,川扇假看到华星光电研发的触摸屏、打孔屏、柔性显示的技术产品,却没有见到相关芯片类研发成品,询问讲解人员,对方也表示华星光电在芯片领域有相关研究团队,但还无法展示可以产业化的产品,华星光电的研发方向主体还是显示技术方面。


虽然有很多遗憾之处,比如T6代线无法实地参观,某个投资者在会上问TCL重组失败后公司怎么办,直接把气氛炒凉,但一系列的开放姿态倒是让TCL的重组不再迷雾重重。华星光电不能称为最优质的资产,因为面板行业就是一个靠烧钱不断投入最新生产线的行业,只有规模足够大,议价能力才足够强,所以TCL集团仍要对它进行持续的投入,而李东生也在会上多次强调会继续加大对华星光电的投入“TCL集团的转型步子比较大,决心也足够强。”


对于投资者来说,TCL集团的转型已经确定,接下来就是如何重新看待它的估值与定价,相比估值较低的家电产业,半导体显示产业的估值要高不少。对比来看,京东方的规模是华星光电的近三倍,而京东方A估值在20倍左右,市值近950亿元,TCL集团包括智能终端产业,估值不过11倍,市值不足400亿,完全投身半导体显示产业的TCL集团,也希望能够有一个重新定价的机会。


最新资讯

  • 暂无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