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使用竖屏浏览

“最惨”业绩雷,华录百纳一年亏33亿,总市值才36亿

韩理 722164

华录百纳亏损市值

距离1月31日业绩雷披露最后期限还剩两天,华录百纳的业绩雷则为当天“比惨之最”,其埋下四年之久的商誉雷终于在2018财年点爆,亏损33亿直逼36亿总市值。2018年华录百纳的身份由国有控股转为民营控股,虽然换了新东家但是该清的账还是要清。不过1月30日,华录百纳的业绩却并未受到影响,难道是传说中的“利空出尽”?

1月29日晚间,又有一批上市公司“暴雷”,公布2018年业绩预告巨额亏损,华录百纳以亏损33.29-33.34亿元,成为这批暴雷企业中亏损最多,亏损比例最夸张的个股。


截至1月29日收盘,华录百纳的市值不足36亿,此次亏损直逼公司的市值,但收盘却上涨0.45%,盘中最高涨幅一度达到3.62%,炒壳情绪浓厚。


对于亏损原因,根据公司公告,主要是由于部分综艺栏目招商不达预期,出现较大经营亏损,以及投资北京蓝色火焰娱乐文化公司,和喀什蓝色火焰文化传媒公司所导致的商誉损失。


事实上,华录百纳的亏损早已被预见。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华录百纳在2018年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为4.25亿元,同比下滑71.03%,净利润为亏损3.45亿元,同比大幅下降394.94%。


1月30日,华录百纳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分别就:


1、2017年和2018年计提商誉减值差别太大,这一计提是否合理;


2、蓝色火焰的两次交易对价差异较大,说明原因及合理性;


3、已计提8.38亿元资产减值损失,补充明细情况,并说明计提的原因、依据与合理性;


4、结合行业地位、经营与监管环境等核实说明公司持续盈利能力是否发生重大不利变化。


不可思议的亏损


进一步考察公司财务报表,华录百纳的亏损更显得不可思议。


根据业绩预告,在33亿亏损中,华录百纳仅仅计提商誉减值3.5亿,其余均为资产减值与经营亏损。而根据公司非流动性资产列示,其截止2017年商誉总额在19.66亿,占非流动性资产比例达到82%,其示意约30亿亏损将体现于流动性资产项目。


根据财报,华录百纳流动性资产合计49.22亿,除去其他流动性资产8.79亿外剩余约40亿资产,该部分资产又主要包括26.56亿应收账,3.78亿预付款与7.63亿现金。而约30亿的亏损,几乎为上述金额的80%。


辛苦一年,清空家底,颗粒无收,这也许就是华录百纳2018年的真实写照。


根据三季报,华录百纳预先计提了应收账款8.38亿与,应收账款总额下降至16.35亿,但其他流动性资产却离奇上升至12.14亿。自2016年以来,公司其他流动性资产不断上升。


市值曾超500亿


2018年12月14日,华录百纳宣布,全资子公司广东华录百纳蓝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蓝火文化”)出售喀什蓝火和北京蓝火,合计作价410万元,其包括受让标的在上市公司及其关联公司累计的1.13亿元债务。


12月17日,华录百纳又发布出售资产的补充公告称,预计喀什蓝火、北京蓝火的股权出售,会对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形成较大投资亏损,亏损金额预计在12- 18亿元。


2014年,华录百纳以25亿元收购了蓝色火焰,而当时华录百纳的市值仅为50亿。这一笔收购也曾引起不小的轰动,这笔收购为华录百纳开拓了综艺版块。


对比华录百纳2013年和2014年的年报,其业务从电视剧、电影和经纪,转变为文化内容制作运作、媒介代理、品牌内容整合营销和经纪。其中,文化内容制作中,拓展了综艺栏目业务;品牌内容整合营销则几乎都是来自蓝色火焰的业务。


据年报所示,蓝色火焰不仅曾推出过《女神的新衣》、《最美和声》等热门综艺,在品牌内容整合营销领域也是领先企业,先后运作过《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非诚勿扰》等现象级栏目。


而在业务构成中,品牌内容整合营销业务已经成为华录百纳另一重要业务,在收购的第一年该业务的营收占比就达到了16%。


在并购了蓝色火焰之后,华录百纳的股价迅速达到巅峰。2015年6月,华录百纳的股价一度高达56元,总市值也一度超过500亿。彼时,应该是华录百纳最为高光的时刻,而且凭借过硬的综艺,华录百纳一度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影视传媒公司。


成也并购,败也并购


华录百纳收购蓝色火焰之际,曾定下了三年的业绩承诺,2014-2016年蓝色火焰实现扣非净利润分别达2.3亿、2.28亿和3.07亿,达成了三年业绩承诺。


事实上,在并购之后蓝色火焰就一直是华录百纳的业绩主力。在被并购后的前三年,以蓝色火焰主导制作的《女神的新衣》《跨界歌王》等节目均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华录百纳的综艺、营销版块每年贡献的利润都在30%以上,已经超过影视业务成为公司的第一大业务。而蓝色火焰的净利润更是占公司的75%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蓝色火焰的主要业务来源是喀什蓝色火焰,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享有5年内免征企业所得税的优惠政策。而在2014-2016年,华录百纳曾经三次募资,共计募得资金36.76亿元,也曾有一部分用于支持蓝色火焰。


但是2017财年之后,华录百纳的综艺制作遭遇了一系列的打击。先是遇到了“限韩令”,后来又受到“全明星综艺不得进入黄金档”的影响,导致《来吧,兄弟》《上阵父子兵》等综艺相继失利。根据华录百纳2017年年报显示,综艺收入为4.75亿元,同比减少42.28%。


而为了维持综艺版块的增长,华录百纳在2017年停牌收购擅长喜剧综艺的欢乐传媒,但是因为影视并购难以通过审核,最终作罢。


2017财年,华录百纳因为蓝色火焰业绩变脸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4215.95万元。


老虎财经整理了华录百纳自成立以来的业绩表,2013年华录百纳拟收购蓝色火焰之际,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已经处于增长乏力的状态。事实上,从财报中,2014年华录百纳的净利润仅为1.5亿,同比仅增加了16.7%;而其中并购几乎贡献了一半的利润,也就是说,此时华录百纳的原有的主业已经开始下滑,而并购维持了公司持续增长的表象。


美的“公子爷”也救不了?


进入到2018年,华录百纳的亏损依然是一发不可收拾。在收购欢乐传媒不成之后,华录百纳的控股股东华录文化就萌生了退意。


2018年1月,华录文化通过公开征集受让的方式,协议转让持有的全部上市公司的股份,共计17.55%。3月21日,华录百纳公告,何享健、何剑锋父子耗资18亿,受让1.43亿华录百纳的股份,并成为华录百纳新任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天眼查数据显示,除华录百纳之外,盈峰集团对外投资的影视类公司,包括广东盈峰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无锡海润盈峰影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何剑锋的进入,一度被认为是华录百纳起死回生的“救星”。


据2018半年报显示,华录百纳实现营业收入3.2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62.77%;利润总额-2.7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35.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7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13.51%。


华录百纳给出的业绩下滑原因主要是综艺业务失利导致的收入下滑亏损、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华录百纳的计提之所以越来越多,与其应收账款的回款越来越慢有关。2015年至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增长148.15%、36.61%、-12.71%,而应收账款分别增长57.11%、97.31%、13.42%。


最新资讯

  • 暂无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