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使用竖屏浏览

资本市场永不改变的钟摆运动

点拾投资 85983

资本市场投资牛市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A股市场从一个彻彻底底的熊市变成了一个大牛市。如果我们没有记错,这个时间的分水岭就是2019年的春节。就在春节前,A股一直跌跌不休,甚至许多人怀疑持续灵验的“春节效应”(指A股春节前一周基本上正收益)都已经无效。好在春节前最后一天出现了放量上涨,让股民稍微能开心一些回家过年。

来源:点拾投资(ID:deepinsightapp )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A股市场从一个彻彻底底的熊市变成了一个大牛市。如果我们没有记错,这个时间的分水岭就是2019年的春节。就在春节前,A股一直跌跌不休,甚至许多人怀疑持续灵验的“春节效应”(指A股春节前一周基本上正收益)都已经无效。好在春节前最后一天出现了放量上涨,让股民稍微能开心一些回家过年。


春节之后,市场情绪出现了逆转,特别是以成长股为代表的创业板指数,几乎每天都是2-3%的涨幅。每一个交易日都有大量个股出现涨停,市场交易量达到了万亿规模。股票,又成为大家一个津津乐道的话题。一个春节,到底改变了什么吗?


基本面上当然有不少改善,但是市场怎么一下子就进入牛市了呢,又有多少人记住过去几年的熊市教训呢?如果用一个词来解释,那就是投资者情绪。投资者情绪的波动,是资本市场永不改变的钟摆。今天和大家分享,阅读了霍华德·马克思新书《市场周期》中关于投资者情绪的读后感。


影响市场的重要内部因素:心理和情绪


其实我们在之前试图对《Mastering the Market Cycle》这本书做一些章节的精译,当时就写了开头的几章:霍华德.马克思眼中的周期,以及经济周期和企业盈利周期的影响因素。这些周期很大程度是外部因素,而影响市场的内部因素就是心理和情绪。


投资者情绪和心理的波动,对于资产价格的上涨和下跌会产生极大影响,特别是在短周期中。投资者的心理就像一个钟摆一样,这个钟摆来回摆动,在乐观和悲观之间。这个钟摆很少在中间的位置停留很长时间。来回摆动往往呈现从某一个极端点转向反方向的运动。


所以我们会看到市场很少在合理的位置停留很长时间。往往从一个悲观的点位,逐步转向乐观。就像我们的A股市场,几个月前大家还担心经济崩溃,都还在研究日本失去的10年,美国经济大萧条。突然没多久之后,大家开始讨论这一轮牛市能否突破5000点。


这种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的摆动现象,是投资世界最确定的特征。霍华德.马克思认为有6个像钟摆一样摆动的投资应收:从贪婪到恐惧;从乐观到悲观;从风险忍受到风险规避;从信任到怀疑;从未来价值到现在价值;从急于购买到恐慌卖出。


无法改变的情绪波动


记得在上一轮牛市中有一个著名的段子,大概意思是“金鱼的记忆只有7秒,散户的记忆也只有7秒”。许多投资者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忘记过去的教训和伤痛,重新回到了那个由狂热情绪驱动的动物。


投资者的心理变化,进而产生的情绪波动是无法改变的。有些人喜欢研究那些变化的东西,比如产业发展,科技创新,模式的变化。也有一些人做投资喜欢研究不变的东西:人性。霍华德.马克思做了几十年投资,发现股票市场处于合理的估值水平,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不合理的事情。在大部分的时间内,市场不是被低估,就是被高估。低估来自恐惧,在下跌过程中我们总觉得明天还会跌。高估来自贪婪,在上涨过程中我们觉得这种傻钱不赚白不赚。


市场总是在贪婪和恐惧中来回波动。


霍华德.马克思关于这一点,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拔河理论:当市场环境处于健康的平衡状态时,一场拔河比赛就开始了。一边是乐观派,另一边是悲观派。乐观派要买股票赚钱,悲观派要卖股票保本。很多时候,市场涨不了多少,也跌不了多少,这场拔河比赛就是势均力敌的。但是在比赛的关键时候,会有很多人叛变,从绳子的一头加入到另外一头。这会让一方占有压倒性的优势。


这一点是不是和我们今天的A股市场很像?许多人说,他不是多头也不是空头,而是一个滑头。只要市场哪里出现了趋势,他就会往哪个方向进行动作。这也导致短期A股强趋势特征很明显。甚至在个股板块的表现中也能看出。2015年许多人并不是计算机板块的死多头,只是因为上涨了才买。2017年许多人并不是白马成长股的死忠粉,也是因为看到了上涨才买入。


恐惧和贪婪是统一的心理和情绪,并非割裂。因为有了恐惧,才会变得贪婪。因为变都贪婪,才会恐惧。这种情绪也导致不同阶段,投资者看公司的眼光是不同的。


霍华德.马克思又举了一个大楼的投资案例。在乐观的时候,怎么看一个空置大楼的价值?当然从重置价值来算,重新造一个一模一样的楼,是否要花更多的钱。但是在悲观的时候,投资者会从当期现金流角度出发。如果大楼根本无法出租,还要交那么多管理成本,这不是一个害人的无底洞吗?


优秀的投资人特征:无情


很多年前,我们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认为优秀投资人的特征就是:无情。他们不受情绪的左右,对于投资理性而客观。不过做到这一点极其困难。历史上看,我们认识真正做到“无情”的投资者,他们要么有着天生的特征,心态极好,用长期眼光做投资。要么他们有着很强的“哲学”思维能力,从更高维度看世界。


大部分投资者,无法抛弃情绪的困扰。事实上不仅仅是做投资,在生活中,在工作上,大部分人也无法摆脱情绪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了解情绪的钟摆,以及对市场的影响。在市场波动中,不要用纯理性的眼光看待短期问题。


比如在2018年A股基本面没有特别不好的背景下,股票市场出现了历史第二大跌幅。在下跌过程中,大家觉得应该到底了,可是股票就是每天跌。同样,在过去1个月,许多人觉得股票价格合理了,但股市就是天天涨,几乎无视任何利空。


市场总是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这也是为什么,太阳底下永远没有新鲜事。投机如同山岳一般古老。理解了历史,就能看到一部分的未来。


最后,感谢刘建位老师对于这本书的翻译,让我能看到那么完整的中文内容,并且对本书内容做一些分享,也感谢华尔街见闻寄给我的预售版新书。


最新资讯

  • 暂无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