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使用竖屏浏览

顾雏军没有董明珠的命

老斯基财经 133852

董明珠格力电器潘宁

顾雏军今犹在,科龙呢?

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
顾雏军今犹在,科龙呢?


2005年7月29日,顾雏军被抓的消息从北京传过来,佛山顺德容桂镇的老科龙员工们额手相庆,这孙子终于要滚蛋了!


顾雏军在南海看守所里含泪签字,科龙再度易帜,被海信收入囊中。


这个曾经亚洲第一,全球第五的家电企业,就此陷入沉寂,眼睁睁看着海尔、格力和美的沉舟侧畔千帆过。


在顾雏军执掌科龙的日子里,每到七八月份,科龙都会开展“整风运动”。


“那段时间,我们晚上什么活动都不能安排,要急着回去写决心书、悔过书、效忠书,第二天开会要念,如果通不过,要回家继续写。”


高压整风下,广东分公司率先把顾雏军的头像与比尔·盖茨、李嘉诚的头像放在一起做成喷绘幕墙,并组织员工每天面向幕墙敬礼。


顾雏军在科龙的几年,忙着扩大威信,粉饰报表,砍掉一切能砍掉的成本。


因为“花科龙的一块钱,里面有他顾某人的两毛”。


科龙前董事长潘宁回乡时私下跟科龙的老部下说,看到顾雏军这样折腾科龙,有点后悔当年没有让科龙完成改制。


潘宁不知道的是,科龙的改制注定无法由他来完成。


健力宝的李经纬、科龙的第三任领导徐铁峰的失败例子都说明了当时不少地方企业改制的一个不成文的共识:


有外企要买就不卖给国内企业,有外地企业要买就不卖给本地企业。


1992年8月,珠江冰箱厂改制成为珠江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员工占股20%,镇政府把持80%的股份。


但是创业团队却没有任何股权优势,潘宁曾多次提出希望镇上在这方面予以考虑,但是始终没有结果。


董明珠最近面临的收购格力电器股权的机会,大概是是潘宁当年想都不敢想的机遇。


一直到1998年,潘宁突然被宣布辞职,容奇镇(后改名为容桂镇)控制的容声集团仍然是科龙的最大股东。


而在老科龙员工的眼里,科龙的黄金时代也随着潘宁一起远去。


科龙的第一台容声冰箱是潘宁用锤子一锤一锤敲出来的。


经历了在北京雪花电冰箱厂的偷师学艺,潘宁领着一支最高学历只有中专的杂牌军,花了十几个月的时间,在镇上搞出了中国第一台双门电冰箱厂。


那是1983年9月,第一台容声冰箱诞生的那天夜里,潘宁嚎啕大哭。


到了1991年,容声冰箱年销量已经达到了48万台,位居全国第一。一时之间形成了北海尔、南容声的双雄局面。但是一直到2000年之前,容声冰箱的销量始终排在海尔前面。


1992年,领导南巡的时候,专程到容声冰箱考察,不敢相信地连问三遍,这是乡镇企业吗?


临走时留下了那句著名的“发展才是硬道理”。


潘宁能把容声搞这么大,靠的是对于质量完美主义式的执着。


海尔的张瑞敏抡起锤子砸了76台冰箱,然而潘宁就因为容声冰箱门上的小小气泡,就召回了1000台冰箱。


这样近乎偏执的坚持造成的结果就是,部分1985年生产的容声冰箱,到了2004年仍然可以用。


但是容声这个品牌不单单属于容声冰箱,而是归容奇镇所有。


随着容声冰箱名声大噪,镇上的小企业纷纷用容声的品牌生产其他小家电产品。这些小家电质量良莠不齐,严重损害了容声的品牌形象。


潘宁对此无计可施。


于是,1994年,潘宁无奈之下重新创立了科龙品牌,并进军空调产业。一直到潘宁在1999年正式交班的时候,科龙旗下的冰箱产量为国内第一,全球第五;空调产量为国内第五。


同样的命运,格力前董事长朱江洪和董明珠也经历过,他们选择的,是另一条路。


在卖给顾雏军之前,科龙电器上面是容声集团,容声集团董事会就是容奇镇的领导班子。


而格力电器之上是格力集团,同样是归珠海市所有。


2003年前后,格力集团将格力品牌授予旗下格力小家电使用。《中国经济周刊》的调查数据显示:格力小家电所产的电风扇、电暖气等维修率均超过6%,与同行产品的1%相差甚远。格力电器经销商抱怨,很多小家电消费者也跑来维修,得不到满足就大吵大闹。


这些小家电质量出现问题之后,消费者再找到格力电器。


时任格力电器董事长的朱江洪很是愤慨,强烈要求集团收回这些小厂商的品牌授权,遭到集团回绝。


而时任总经理的董明珠则没有这么柔和,她找了二十多家媒体发了一个声明:


格力电器只生产空调,格力小家电借用格力电器、格力空调来宣传,误导股东和消费者,是侵权行为。


正面硬刚是董小姐的作风,但也让格力集团和格力电器的矛盾逐步激化。


《粤港信息报》发表了一篇《格力再现褚时健式人物》,直指朱江洪侵吞国有资产,朱江洪因此被查了整整两年。


(朱董配)


期间,如果不是董明珠跑到省里竭力斡旋,格力电器这个小媳妇就被婆婆9亿元贱卖给一家世界500强企业——美国开利。


董明珠说:“他们今天是五百强,你保不准格力明天不是五百强。”


果然,当年的9亿元,现在变成了400亿。集团公司如今的富有还是要感谢当年董小姐的无畏。


2006年,被查了两年的朱江洪,突然被任命为格力集团的董事长,格力的婆媳之争才算正式告一段落。


但是科龙显然没有这么幸运。


潘宁之所以要取科龙这个名字,寓意就是科技之龙。


为什么我们会觉得科龙凉得太可惜?


因为潘宁大概是国内最早意识到表面红火的家电企业不过是装配工厂的现实。


家电的核心技术几乎悉数掌握在日本和美国企业手里。


如果不能打破这个局面,我们将永远给外国人打工。


为此,潘宁坚决不加入降价大战,始终坚持以质量、品牌和技术取胜。


他宣布投资10亿人民币在日本神户建立科龙技术中心,并放出豪言:


“如果不能在有生之年装出一台百分之百的中国冰箱,我们这代冰箱人愧对后人。”


如果给潘宁留下足够的时间,中国的家电企业研发将早上十年。


可惜根本等不到有生之年,1998年潘宁就被宣布辞职了。


后来的继任者们忙于利用科龙留下的品牌继续赚钱,却没有一个人重拾潘宁当年的理想。


2000年,潘宁之后的第二个继任者打起了价格战,科龙电器首次出现质量问题,召回产品逾万台,当年报亏6.78亿。


而潘宁走了之后,容声集团与科龙电器之间复杂的债务关联也浮出水面,根据2002年的科龙电器公告显示:容声集团对科龙电器欠款高达12.60亿元。


而顾雏军看准时机,帮助容声集团提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由顾雏军的顺德格林柯尔替容声集团偿债3.48亿元,以此作为入股价款;余下9.12亿元债务,则由容声集团将所持“科龙”、“容声”等商标、容桂镇一块39.9万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转让科龙电器作冲抵。


自此,容声集团和科龙电器两不相欠,顾雏军以区区3.48亿元,将曾经亚洲第一的家电企业收入囊中。


1996年,通用电器派出几十辆奔驰车前往容奇镇,提出希望参股科龙,被潘宁严词拒绝。六年之后,眼睁睁看着科龙被贱卖,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而顾雏军借助科龙这匹瘦死的骆驼,先后完成五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成为后来名震一时的格林柯尔系,也把他自己送进了监狱。


2019年格力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董明珠高票连任格力电器董事长,又获三年任期,她今年已经65岁。


1998年,66岁的潘宁,得知自己被宣布下岗。他提出约法三章:不保留办公室,不拿科龙一分钱退休金,不要科龙一股股份。


移民加拿大后,潘宁只在每年清明的时候,回乡扫墓,再匆匆离开。


20年隔海相望,潘宁或许无比羡慕朱江洪。


羡慕他能成为格力集团的董事长,羡慕他为格力找到了掌上明珠董小姐。


只不过,科龙注定无法成为格力,格力也成不了当年的科龙。


最新资讯

  • 暂无相关资讯